巨額集資詐騙犯罪背後的詐騙

千餘名受害者亟待司法機關還原案件真相

來源:中國網絡通訊社 發布時間:2020-10-01

2011年,陝西省神木市居民劉旭明以在内蒙古阿拉善盟收購一大煤礦為名,實施集資詐騙、合同詐騙,直接間接受害人達1000多人,涉案金額幾十億元。2013年4月19日,劉旭明涉嫌集資詐騙罪被捕,之後,神木市、榆林市兩級公安機關一直負責偵辦該案。但是,案件偵查曆經漫長7年來仍然沒有結果,詐騙資金至今分文未能追回,衆多受害人損失難以估量,生活陷入困境,而有兩名債權人因巨額債務無法歸還,被迫自殺。

劉旭明特大集資詐騙案查處的進展情況,本社一直追蹤關注。日前,劉旭明詐騙案受害人再次向本社投訴,述說劉旭明詐騙的資産被轉移、被不法侵占的情況,詳細列舉了清晰明了的線索和事實。突出的事例是:針對劉旭明在陝西北元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元化工)入股1.2億原始股份的事實,公安機關專案組對王鳳君等人做的虛假陳述及其極力隐瞞的事實,不深入追查,淺嘗辄止,敷衍了事,導緻該筆巨額資産遲遲不能追回,甚至對北元化工在法庭庭審中出具假證據的行為置若罔聞,不作甄别戳穿,涉嫌嚴重渎職。

一、北元化工僞造證據,掩蓋劉旭明原始股權投資

投訴書說,據劉旭明本人在法庭上陳述,2010年,其通過北元化工公司前總經理王鳳君,認購了北元化工的股份1.2億元。認購1.2億元股份的款項則分别通過榆林陽光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陽光投資公司)對公賬戶、北元化工公司對公賬戶以及王鳳君個人和王鳳華(王鳳君弟弟)個人賬戶彙給。具體彙款時間和金額分别是:2010年8月12日至10月間分5次向陽光投資公司對公賬戶轉賬4500萬元人民币;2010年6月18日至21日向北元化工公司賬戶轉賬1500萬元人民币;先後轉入王鳳華、王鳳君個人賬戶4000萬元,剩下小部分則是其他礦權的轉股,合計1.2億元。

劉旭明投資認購北元化工公司的股份,具體經過如下:2010年,王鳳君親弟弟(五弟)王鳳華告訴劉旭明,他三哥王鳳君(前北元化工公司總經理、股東)手上有一筆北元化工公司的股份想對外轉讓。緣由是,有一家持有北元化工股份的公司榆林陽光投資有限公司不想在北元入股了,想退股,如果想進入持股,剛好是個機會。劉旭明知道這個消息後動心了,與王鳳君在神木亞華酒店一樓西餐廳(茶廳)見面,确認了願意持有北元化工股份的事。王鳳君與劉旭明商議好此事後,給劉旭明提供了相關賬戶。幾天後,劉旭明和王鳳君又在亞華酒店一樓茶廳,在王鳳華和王黎明(王鳳君本家兄弟)二人的陪同見證下,簽訂了“北元化工1.2億元的股權轉讓協議”。簽完合同當天,王鳳君對劉旭明說,合同還沒有加蓋北元化工公司公章,要拿回去補蓋公章,劉旭明就把自己的幾份合同給了王鳳君。後來,劉旭明全部付清持股的款項後,向王鳳君要合同,王鳳君說公司章子已經蓋好,但後續要變更相關股權還需要合同,他要拿合同去才能變更相關股權。之後,股權轉讓合同王鳳君一直沒給劉旭明,再後來,給劉旭明變更股權也沒做。

“上述事實,神木公安專案組對于明晰的資金走向以及相關當事人根本不予調查,并且還默認北元化工僞造證據,蒙蔽法院,企圖掩蓋案件事實真相。”投訴書如是說,“2020年8月4日,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在發回重審本案庭審過程中,北元化工竟然僞造劉旭明簽名的兩份《情況說明》,情況說明中僅承認劉旭明在2010年6月20日向北元化工彙款500萬元,且記入股東王鳳君個人名下。這兩份虛假證明文件刻意隐瞞事實真相,情節惡劣。當庭劉旭明就提出證據系僞造,懇請司法機關對這兩份關鍵證據的簽名予以筆迹鑒定,徹底調查僞造簽名、制造虛假證明文件的相關違法者,徹底查明劉旭明投資北元化工公司的真實情況。合議庭當庭表示要求公訴機關針對造假事件及北元化工入股事實進行調查,要求向法院回複調查結果。庭後,法庭又專門向公訴機關發函,明确要求對上述事實調查回複,公訴機關也要求專案組進行調查處理。但迄今為止,神木市公安專案組對該事件的調查始終是置入罔聞,受害人多次向專案組提出徹查請求,專案組總是消極對待,其目的無非就是要讓相關違法人員逍遙法外,将涉案财産讓不法分子私自吞并。據知情人透露,這些幕後操作均是王鳳君一手策劃。王鳳君利用其身份,花重金,托關系,操縱辦案人員,為了将涉案财産據為己有,無所不用其極。”

二、王鳳君詐騙劉旭明親屬錢财,意圖斷絕其親屬和受害人追究劉投資入股北元化工的事實

投訴書說,更為惡劣的是,王鳳君還利用劉旭明親人為了減輕劉旭明刑期的心理,編造虛假謊言,詐騙其家人巨額資金,以便掃除侵吞劉旭明投資持股北元化工資産的障礙。

王鳳君一直異常關注劉旭明案件的審理情況,用心險惡。劉旭明一審被判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财産,劉旭明不服,向陝西省高院提起上訴。就在案件二審期間,王鳳君主動找到劉旭明姐姐稱其認識省政府某領導,關系密切,省高級人民法院也有一定關系,可以請省領導幫助協調省高院領導,利用關系将案件改判為有期徒刑,讓劉旭明早日刑滿釋放。但要求向其支付活動費人民币200萬元。因王鳳君和劉旭明是多年生意往來的朋友,其姐姐與王鳳君也認識多年,為讓弟弟能改判減輕刑事處罰,其姐姐認可了王鳳君的說辭,答應向其支付所要的活動費用。

2018年11月23日,其姐姐按照王鳳君的指示,通過其母親建設銀行賬戶(賬号623668412000212 5303)向王力賬戶(賬号6210814220006708290)轉賬50萬元。之後,又從其嫂子處借款18萬元,由嫂子從其建行賬戶轉入王鳳君指示的王力賬戶(賬号同上)轉賬18萬元。2019年三四月份,其姐姐從朋友處借款人民币100萬元,并請朋友将100萬元直接轉賬給了王鳳君,其姐姐給朋友出具了借款憑證,後來按王鳳君的指示,将共計金額為35萬元的兩張銀行承兌彙票(山東省藥用玻璃股份有限公司開具的銀行承兌彙票一張,金額25萬元,票号3130005149353912;浙江自貿區神中能源有限公司開具的銀行承兌彙票一張,金額10萬元,票号3130005143762168),背書給王鳳君實際控制的陝西北元集團水泥有限公司,并将背書後的銀行承兌彙票通過順豐快遞郵寄給王鳳君的女朋友菲菲,後王鳳君确認其已收到郵寄的承兌彙票。至此,其姐姐實際向王鳳君支付的款項達203萬元。

劉旭明案件二審開庭,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将其發回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重審。這時,王鳳君竟趁機慌稱,案件發回重審是其托關系才作出的,并要求其姐姐增加活動費用,說好讓其請托的關系繼續幫忙。對此其姐姐不禁心生疑惑。經多方打聽,王鳳君根本就不認識省政府某領導,省高院也沒有他所說的關系,要求給王鳳君活動費200萬元,并先後收取支付的款項203萬元,壓根兒就是别有用心的詐騙。

投訴書說,“王鳳君利用劉旭明親人為了減輕劉旭明刑期的心理,詐騙資金203萬元,這是采用釜底抽薪的方法,讓劉旭明親屬陷入困境,斷絕繼續追究北元化工資金去向及劉旭明入股投資的能力,真是人面獸心。但是對于這一犯罪行為,神木公安專案組也好,榆林市公安局也罷,遲遲不去追究王鳳君的責任,任其逍遙法外。劉旭明姐姐多次報案,要求對王鳳君采取措施,立案偵查,但公安機關總是一再推辭,不能給出令人信服的說法。”

劉旭明巨額詐騙罪責難逃,但螳螂撲蟬,黃雀在後。王鳳君僞造證據,隐瞞事實真相,将劉旭明投資入股北元化工1.2億元據為己有,證據确鑿,詐騙犯罪無疑,而且王鳳君又以托關系給劉旭明減刑為由,又詐騙劉的親屬203萬元,詐騙犯罪背後的詐騙同樣必須依法懲處。

對于這些事實清晰、證據确鑿的王鳳君詐騙行為,神木市公安為何不予立案,将準備如何了結?2020年9月28日,記者與神木市公安局董憲局長通電話,進行了咨詢。董局長告訴記者:劉旭明詐騙案案情重大,上周五(9月25日)我們剛開了政法系統會議,要求各部門加強組織協調,共同履職辦案。我是作為主抓責任人,負總責。當問到王鳳君騙劉豔芳203萬元,劉報案局裡為何不給立案時,董局長說,這将作為劉旭明案子一攬子方案偵辦。

我們期待在董局長為總責任人的主抓下,拖了7年的劉旭明特大詐騙案能夠峰回路轉、柳暗花明,給千餘名受害人挽回一定的損失,并讓騙取劉旭明及其親屬巨額資金的王鳳君在恢恢法網中原形畢露,罪責難逃。至于偵辦結果如何,我們拭目以待!(中國網絡通訊社  記者   孫克芝   曾維新)

責任編輯:徐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