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远:幻化自然 境变无穷

来源:中廉网 发布时间:2021-04-06

吴秀之

山水画是中国画中天人合一,意境最为厚重的积淀,是从个体生命的角度参悟天地永恒的心路历程。它并非单纯的笔墨涂敷,在形象、动势、笔法、情感、境界、胸怀等方面,讲究形式美及其规律性的运用,既要有画面审美与传情,又要有现代绘画点、线、面的结合运用,看了张明远的山水画,那些幻化自然的皴、擦、点、染、拖、拉、泼、揉,让人感受到笔与墨、思想与境界的自然游走,那些云、山、雾、水、亭、台、楼、阁、渔、櫵、舟、帆,让人体悟到诗意的,精神的,情感的无限构想,激发出生活的激情,遐思的灵感,生命的歌颂,感觉到内心明朗与豪迈的律动,触摸到大自然的生生不息,享受到丰富的精神内涵和美学冲击,心中油然升起阵阵感慨。

张明远14岁就参加中央美院考试,从参军入伍到机关工作,几十年来业余时间一直热衷于中国绘画的研究学习,从八大、石涛、徐谓、傅抱石等大家入手,临古摹今,通过手练心悟,加之对艺术、生活、自然、情感等主观意识加以改造,并融入进他的思想感情,审美态度,社会学历等,然后多方面入手,以独特的艺术语言把它们融洽到一个契合点,在追求卓然艺术差异的境界中,使其作品独具风格。

品读张明远的绘画作品,无论构图、意境,都能够让人感受到一种豪放的天性,潇洒的人文情怀,和谐的自然之性。他以阔笔涂抹,浓淡相间,笔墨相融,作品虽没有明晰的轮廓形象,但布局繁杂中不但层次分明,而且气象恢宏,意境苍茫。他通过水、墨的相互贯融,意、情、趣的相生相连,让一切在化万物为神思中,让人体味到“天人合一”的境界,“物我两忘”的梦幻,人与自然的相融相通,使心灵体悟与笔墨体悟融为一体,笔情畅写与墨韵延伸幻化一体,让观者在“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情溢于海”的心境中,可行,可望,可游,可居,可想可思。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张明远的山水画,是在“法无定法,无法之法乃为至法”和“熟而后生”中,形成那似与不似,亦工亦拙、亦真亦幻的境界 ,耐人寻味,发人深思,令人震撼。这种风格的形成,不仅是他人格和修养的体现,更是他对传统文化精髓的吸纳与积淀的折射。他的创作,是从生活和自然中汲取灵感,并通过结构,线条,造型,笔墨表达等特定的时空得到诗化的境界,达到山川丘壑的灵动和其蕰含的生命意识,以及更高艺术平台,新的美学统一、造化的结果。

细品张明远的山水画,浓淡枯湿,泼洒皴擦,这些吸取了真山真水之气象而创造出来的和从传统中化解出来的山川树木,一切都在无形中求有形,在有形中求自由。这种笔法墨法的锤炼和内美,没有深厚的功力,没有真情的表达,没有生活的感受,在高的人生境界都难以表达出来。

正如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在其《美学》中所说的:“愈是优美的艺术作品,它就愈是具有内容和思想的内在深刻和真实----只有从心灵生发的仍然继续在心灵土壤中生长受过洗礼的东西,只有符合心灵的创造品,才是艺术作品。”所以说,张明远的山水画,是敢于超越客观物象的作品,是表现出人的精神和宇宙之情,是一种生命的自觉和自由畅想的追求。这种境界的追求,是有我之境,又是无我之境。对于艺术而言,有我与无我的统一,才是最高境界。(作者为文化部艺术中心艺术品评估鉴定委员会委员,著名美术评论家)

责任编辑:李青英